笔趣阁 > 宠你入局:靳少的二婚隐妻 > 第1843章 蜥蜴人的特点是心流传动
夜间

宠你入局:靳少的二婚隐妻

        

原本在舱室休息的蜥蜴人少年们,养精蓄锐,梦里见兄弟,一梦解恩仇,哪想到,他们还没有睡醒,米宝便开始敲门。


        

“谁啊?”


        

睡眼惺忪的托举哥,没有感应到心流传动,就知道不是自己的伙伴们。


        

“米宝?”


        

托举哥堵在门口,不让米宝进入。


        

“进去说。”


        

米宝推了推托举哥,却发现托举哥力量奇大无比,根本推不动。


        

“这儿说吧,影响多不好!你看看你身后。”


        

托举哥好无奈,米宝在他睡觉的时候敲门,所长紧跟着米宝,追在其后,那眼神,就怕把自家媳妇拐跑一样。


        

米宝顺着托举哥拧眉的目光向后看,嘶......


        

“你跟着我做什么?” 首发域名m.biquxs。com


        

米宝十分无语,刚刚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啊,这个老男人,神出鬼没。


        

“碰巧,我要去准备食物了。”


        

所长与米宝擦肩而过,往大门的仓库处走去,临走时,特意不忘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托举哥好几眼。


        

“你看他干嘛?让我进去,有话找你!要紧事!”


        

米宝再次去推托举哥,结果还是推不开。


        

托举哥就像一座山,谁进都进不去。


        

“这儿说吧。”


        

刚刚死了好兄弟,烦着呢,托举哥让米宝能与自己有说话的时间,那是给米宝面子。


        

“了解你们归墟人特点的人,或者从你们归墟走出去的人有吗?”


        

米宝尝试着问问托举哥,或许能找到一丝线索。


        

“问这个做什么?”


        

托举哥警惕起来,红色竖眸眨眼频繁,猜测米宝的意图,但看米宝着急的样子,不像有算计。


        

“刚刚你们没有去实验室,没有听到里面的争论......”


        

米宝刚起个头,托举哥顺手就想把舱门带上。


        

“哎?听我说完!”


        

米宝倚在门把手前,悄悄的告诉托举哥。


        

“我不是想探听归墟秘密,是猜测卓罕的死亡或许不是终点,极有可能会重生。”


        

米宝说完点了点头,象征自己所言非虚。


        

“死亡?重生?”


        

按照换算人类年龄,托举哥就是少年,托举哥哪里懂那么多,被米宝的理论弄糊涂了。


        

“我不知道你在最后那栋建筑里发现了什么,不过按照基因复活一个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你想想看,复制人刚刚出现,卓罕就被杀了。”


        

随着米宝真诚讲述,托举哥感觉到越发神秘,探出头来左右看了看,发现所长已经跑没影了,用手招呼着米宝,让米宝进舱室内再说。


        

一个闪身,米宝进入托举哥的舱室,将基因复制技术,人工制造人类技术等等大胆的猜测,告诉了托举哥。


        

托举哥听后,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米宝阿姨!”


        

“我很老吗?”


        

“米宝姐姐!”


        

托举哥实在费解,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或者机构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太丧(神)心(经)病(兮)狂(兮)。


        

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


        

原本的人杀了,再做出一模一样的人,有毛病吗?


        

就是再恐怖的电影,也不能想象出这种剧情来。


        

托举哥玩了那么久的网络游戏,网络游戏本身剧情够夸张,也从未有一款网络游戏如此大胆。


        

“你不相信吗?”


        

米宝捂住自己的额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难道说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她都是白费口舌。


        

“并不是不相信,是太过匪夷所思。”


        

托举哥需要一段时间冷静一下,米宝说的看似不可能,实际也可以做到。


        

这才是托举哥难以置信的点,脑残做出这样的事,心理得多扭曲才会如此设计?


        

“哎……其实,我们这是没有证据,不过偏偏都指向复制人,外卖小哥与复制人都消失不见了,恐怕他们不行了。”


        

米宝也是十分的惆怅,事件发展到如今这一步,已经不能让他们再忽略任何细节。


        

托举哥倒是仔细思考一番,按照托举哥的想法不该有那么复杂。


        

“未必。”


        

托举哥持否定观点。


        

“何以见得?”


        

米宝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在问托举哥原因。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这些家伙把人类的原主消灭,再制作一模一样的复制人出来,那么他们总得有失败品吧!复制人不是一次就能做出来的吧!”


        

这复制人也不是搞批发的,说做出来就做出来,那毕竟和人类一样,说他们是复制人,指的都是这些复制人不是原主。


        

“托举哥,你这是什么逻辑,如果基因问题,基本上一次就能制作出一模一样的人出来,比克隆技术还要厉害,等于变相的克隆。”


        

米宝知道托举哥不了解这方面的信息,可是米宝确实是一模一样的,人并非不能。


        

只需要模拟人类的子宫即可。


        

这种模拟机器可以直接在成长期让人类加快成长,这当中就会有一种粒子产生,而这种粒子才是让人类生长周期变快的东西。


        

其实这种技术在克隆技术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只是大家为了安全着想,根本没有人用这种技术。


        

单纯的用脚趾头来想,如果一模一样的人过多,那这世界上就好玩了。


        

对于这方面,托举哥与米宝展开了相应的讨论。


        

“其实我总觉得还是不对,不知道哪里不对。你想想看,如果他们动了卓罕,其实不如让卓罕活着价值大。就算他们能够复制一模一样的蜥蜴人出来,也不是原版的卓罕。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他们无法复制。”


        

托举哥感觉不对的地方有几点,这也是他无法理解的地方。


        

“是什么?”


        

米宝问了问托举哥,感觉与托举哥讲话有些困难,托举哥说话都是说一半留一半。


        

“心流。”


        

托举哥肯定的回答,语言之中充满了骄傲,这种心流可是他们最大的特点。


        

“?”


        

米宝再次愣了,没想到。


        

“心流传动是我们归墟特有的一种特点。由于我们在归墟已经摒弃了语言,都采用新流传动的方式交谈。但是这种心流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能力,而是练出来的。”


        

这一点其他的人根本都不清楚,哪怕他们去过归墟也不知道他们的心流其实是通过锻炼而得到的,并不是天生就有这种采用心流传动沟通的方式。


        

“你的意思是如果验证是否是复制人,或者将来碰到了与卓罕一模一样的复制人,你可以采用心流传动来验证这个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米宝倒是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能够一下子区分什么是复制人,什么是原主。


        

“大概是这种意思,不过你真的认为我们还能再见到卓罕吗?”


        

托举哥其实心情是比较沮丧的,尤其卓罕被害,作为好兄弟的托举哥,一时间都难以走出来。


        

如果此时让托举哥相信有复制人这种办法,其实倒不如告诉托举哥,会有人克隆卓罕。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内心还是希望卓罕没有死亡。”


        

米宝不想争辩。


        

蜥蜴人的特点是心流传动,这一点米宝倒是学不会了。


        

“你不要尝试了,你并非来自归墟,你当然不会。”


        

托举哥早就知道这种特点,只有他们会,其他人根本无法做到。


        

当米宝走后,托举哥很快找到自己的伙伴们集合。


        

托举哥将米宝告诉自己的那些话,原封不动地传递给半藏、塔莎。


        

几个人开始使用心流传动沟通。


        

托举哥:米宝过来告诉我一件事,她觉得卓罕遇害,其实是有一伙人想要制作卓罕复制人……


        

塔莎:我觉得不太可能。


        

半藏:我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托举哥:你们两个能不能配合一下,我其实觉得这是可能的,在米宝走后我越来越觉得这真的有可能,你们不知道我在案发现场到底捡到了什么。


        

塔莎:你捡到了什么?


        

半藏:你到底捡到了什么?


        

托举哥便把自己在那栋建筑里寻找到的管子,以及蓝色的血液这些细节方面的问题,全部都交代给塔莎与半藏。而塔莎与半藏听到了托举哥提供的细节方面,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知道卓罕死亡的时候非常惨,没想到会这么惨,不仅仅被抽干了全身的血液,头颅被炸掉,鳞片全部被拔掉,身体的躯干不见了。


        

如此残忍的人,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呜呜………”


        

塔莎默默的哭泣起来,实在受不了了。


        

看到塔莎哭泣,托举哥与半藏又何尝不是如此,可是他们两个只能安慰着塔莎,这个时候不是哭泣的时候,而是让他们振作、坚强的时刻。


        

“我们一定要给卓罕报仇。”


        

三位蜥蜴人少年手拍着手,他们默默的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给卓罕报仇。


        

指挥官曾经告诫过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可是托举哥心里已经慢慢有了计划,既然这背后有人的话,那就不要怪他出手狠辣。


        

按照米宝提供的线索以及托举哥自己掌握的线索,这就说明最后的那一伙人,他们应该是人类,或者是被外星生命直接控制着的。


        

至于外星生命为什么要用复制人?托举哥觉得这一点逻辑上不通。


        

如果是人类要用复制人?托举哥觉得这一点有可能。


        

其实如果复制人能够复制很重要的人,那这一种技术就相当厉害了,比如复制人能够复制罗之国的国王。


        

像这种国王都能被复制的话,那么达玛拉王宫一定会被这个复制人掌控。


        

从矿区负责人被曝出是复制人的时候,托举哥就有这样想过。


        

说不定这些复制人全部都是试验品,而他们真正的意图是要复制比较厉害的人,比较有权力的人。


        

那如果那些厉害的人被复制出来,而原主的地位就会遭到威胁。


        

托举哥、塔莎、半藏用心流传动的方式将这些信息进行交换。


        

根据他们的心流传动,知道复制人的方法,这些家伙不仅看到了人类的价值,还看到了蜥蜴人的价值。


        

“如果他的目标是归墟,那么我们一定要小心。”


        

塔莎多留了一个心眼,平白无故的把卓罕害死是不太可能。


        

“放心好了,只有我们能进入归墟。”


        

托举哥、半藏同时回应着,如果卓罕只是目标其中之一,而最大的目标是归墟,那么他们根本找不到。


        

有了一点点的线索,大家绝对是闲不住的,就像实验室,一直在忙碌之中,大家一边想要快点的解决人类危机,一边想要调查卓罕这个案子的凶手。


        

实验室的科学家累的,倒地就能睡觉。


        

经过几天平稳的过渡之后,卓罕被害的消息已经传递了整个轮船实验室。


        

同样对此事费解的人有许涵,许涵知道了卓罕被害的地点是旧基地,心中的疑问,这个旧基地已经是废弃的地方,他们在搬家的时候,就已经把旧基地封锁住了,那到底是谁利用了旧基地?


        

复制人这件事情传递整个轮船实验室的时候,许涵又觉得,这事情绝对不会表面那么简单。


        

只有林峰偷偷的捏了一把汗,他知道这类型的实验谁在做,但是他不能说出来。


        

许涵与迪特他们两个都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似乎遗忘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却是最重要的一个。


        

许涵本来不想掺和进来,可是想了想卓涵那个蜥蜴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就这样没了。


        

“大小姐,你还是不要掺合进来好了。你不知道那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万一对你不利呢?你该如何脱身?”


        

无论明里暗里,林峰都不希望许涵管这件事,无能为力,自身难保,根本管不过来。


        

“不是我想掺和,若是这样,有人已经在制作复制人,你想想?是什么计划!”


        

许涵就差直接说出来,这不就是看到人类出现了危机,因此这个人大肆制作复制人。


        

可是复制人与原主相比,永远都是原来的那个人更加的灵活、生动。


        

当蓝星出现危机人类生死存亡之际,而一伙人却打着复制人的名号,制作复制人?


        

这种方法倒是比欧兰一个个去还原人类,要快得多,可是这种方法直接把原主消灭了。


        

这也是许涵也不理解的地方,这也太大胆了?


        

用旧基地的地址,做着暗害蜥蜴人的勾当,如果不是那里已经废弃了,恐怕不仅仅迪特会受到影响,许涵也会受到影响。


        

随着轮船实验室,大家各有各的想法,在外寻找地址的靳言,带着人迅速赶回,赶回后才了解到卓罕已经被暗害,死的时候甚至全尸都没有。


        

一种愤怒从心底产生!


        

靳言也建议着欧兰,最该先寻凶手,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好,极有可能会影响到蜥蜴人与人类之间的关系,万一外星生命真的来了,将难得对付。


        

可见蜥蜴人少年们多么重要!



宠你入局:靳少的二婚隐妻》是作者:阳阳小白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