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金有福 > 第193章 心生欣赏之情
夜间

千金有福

        

魏若又道:“朱公子所求,是内心的富足,而平凡大众所求,不过是活着二字。人会有内心世界的空虚,大抵是物质上没有那么匮乏,身体也没有大病大痛大灾大难。这大概就是朱公子经历了生死之后会有如此感想的原因吧,因为这是朱公子此前所不曾面临的处境。”


        

朱宗誉凝视着魏若,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她的一番话好像拨开了他心中的迷雾。


        

“想不到许公子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感悟。”朱宗誉看着魏若,眼中带着笑。


        

“与年纪无关,与经历有关。你如果一直能体会到活下去的困难,或许想法就会不一样。当然能生活得富足总是好事的,是很多人求不来的幸。而你经历了这一番生死之后有所感悟,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魏若对朱宗誉说道。


        

朱宗誉看着眼前之人,心中有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


        

虽然年纪比自己小,可他所做所为所想,都让他心生欣赏之情。


        

他从未对一个人有过这样的看法,许禾右是第一个。


        

这时候前去醉仙居送信的人也回来了,还带回来了沈掌柜。


        

沈掌柜见到魏若,先是愣了一下,因为他此前见到的魏若是长着大胡子的,今天的是没有胡子的。


        

但也仅是一刹那,很快沈掌柜就明白过来了,想必是这小公子怕自己太年轻与人谈事情没有什么气场,故意给自己粘贴了一些假胡子做掩饰的。


        

之前他就觉得这小公子年纪不大长这么多胡子不太对劲,现在就说得通了。 一秒记住http://m.biquxs.com


        

回过神来的沈掌柜奉上了范承旭让他带来的八百两的银票:“许公子,这是我家公子让我交给你的。”


        

魏若接过银票一看,看清数字后明显惊讶了一把。


        

八百两银子?这给的也太多了吧?


        

魏若转头看向身旁的朱宗誉,他脸上的绷带缠着,除了一双眼睛看不到别的表情,而这双眼睛此刻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朱公子与范老板的交情很好?”魏若问道。


        

要不然怎么只是一封信就换来了八百两银子之多?


        

“交往不深,范老板此举应是出于相信我的信誉。”朱宗誉解释道。


        

魏若半信半疑,继续问沈掌柜:“你家公子还有说什么吗?”


        

沈掌柜道:“我家公子说了,许公子想要什么药材尽管写了单子给我,公子会吩咐人去采买。”


        

那些名贵药材珍稀药材魏若没有方法和渠道拿到,但范承旭应该是有的。


        

“好,我现在就去写给你。”


        

魏若喊余管事到一旁,取了纸笔后,让余管事执笔,魏若写余管事写。


        

魏若的字迹比较好识别,所以魏若以许禾右的身份和外人打交道的时候不会亲自执笔。


        

写完后,魏若检验了一遍单子,而后就将单子交给了沈掌柜。


        

沈掌柜十分郑重地将单子收入怀中,而后客气地询问魏若:“许公子还有没有其他的吩咐?”


        

“没有了。”


        

“那我就先回去跟我家公子复命了。”


        

“嗯,有劳了。”魏若道。


        

沈掌柜走后,魏若把银票交给了朱宗誉:“这是你借来的钱,你自己拿着吧。”


        

朱宗誉没有拿:“这是给许公子的医药费。”


        

“医药费你一会儿跟余管事核算,他会告诉你该给多少银子的。剩下的钱你先拿着。”


        

魏若说完,直接把银票塞到了朱宗誉的手里。


        

朱宗誉看着自己手里的银票,目光微凝,有些异样的情愫。


        

这时候秀梅煮好了冬瓜茶回来了,手里捧着个褐色的土罐子:“小姐,冬瓜茶煮好了,试试看我做得行不行吧!”


        

“嗯,取碗和温水来。”魏若道。


        

然后看了一眼朱宗誉:“你今天活动得也差不多了,也坐下来喝碗冬瓜茶吧。”


        

“好。”朱宗誉答应道。


        

然后魏若冲调了四碗,她自己、秀梅、余管事和朱宗誉一人一碗。


        

四人一起晒着太阳品冬瓜茶。


        

等到茶喝完了,魏若也该回去了。


        

朱宗誉目送魏若主仆二人远去,一直到二人的身影彻底消失,才将目光收回,而后缓步回了屋内。


        

###


        

魏若回府的时候已经是临近晚膳时间,魏明庭已经回府了。


        

魏若踩着点出现在膳厅里,云氏见到晚归的魏若,神情微沉。


        

但因为魏明庭在,她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提今天白天发生冲突的事情。


        

晚膳的时候,魏若看到魏明庭神色凝重,面带疲色,吃饭的时候也没什么胃口。


        

但她并未多想,只当是倭寇的事情让他烦心,也没有特地询问,她大概知道魏明庭的性子,即便是有什么公务上的烦心事也不会与家人述说,问了也是白问,更何况倭寇的事情她也帮不上忙。


        

魏若没想问,但魏清婉不是这么想的。


        

用完晚膳后,魏清婉询问道:“父亲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您这般女儿心中甚是担心。”


        

魏清婉表情担忧,目光莹莹。


        

“为父没事,婉婉不必担心,为父只是有些乏累了。”魏明庭回答道。


        

“那父亲多注意休息,您的身体是最重要的。”魏清婉叮嘱道。


        

“嗯。”魏明庭应了一声。


        

看出丈夫疲惫,云氏便早早地结束了今日的谈话,让众人回各自屋里去了。


        

魏若识趣地离开了,魏清婉有些依依不舍,离开时频频回头,眼神关切,好像很放心不下神态疲惫的魏明庭。


        

这一幕落在云氏的眼中,心中又一次对长女感到失望。


        

“婉婉这孩子当真贴心,知道心疼父母。”云氏嘀咕了一句。


        

魏明庭认同道:“嗯,婉婉是个好孩子。”


        

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但若儿没开口也不代表不关心父母,只是性格如此。”


        

云氏心中无奈叹息道,长女哪里是性格如此,顶撞长辈的时候分明是十分能说会道的。


        

但云氏没有将这话说出口,她不想拿家中琐事去烦丈夫。因为七皇子失踪的事情丈夫已经够头疼的了。


        

云氏换了话题,询问魏明庭:“夫君,七皇子还是没有下落吗?”



千金有福》是作者:耳丰虫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