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金有福 > 第195章 我只是图财
夜间

千金有福

        

“我的身体状况可以吗?”朱宗誉问。


        

“走不动你跟我说就行,只要你量力而为,不强撑着就没问题。”魏若回答道。


        

“好。”


        

于是魏若起身,带着朱宗誉往庄子里农田的方向走去。


        

田边的小路还算平坦,魏若的步伐也不快,朱宗誉现在的情况勉强能跟得上。


        

朱宗誉看着广阔的田野还有零星在田里忙碌的人,再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人。


        

不知为何,心情格外地平静。


        

朱宗誉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农田和耕作的农民,但以往是俯视的角度,今天和许公子一起,是不一样的观看角度。


        

一路上遇见的人都十分主动热情地跟魏若打招呼,满脸笑容地喊着“东家”。


        

光是听他们说话的声音朱宗誉就能感觉到这个东家在他们心目当中的地位。


        

其中有个妇人抱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坐在田埂上,而她的丈夫就在旁边的田里忙碌着。 首发域名m.biquxs。com


        

男人的手冻得通红,鼻子也红彤彤的,嘴里不住地呼出白色的气,但脸上挂着笑,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妻子和孩子。


        

等魏若走近的时候,男人停下来,朝着魏若鞠躬:“东家。”


        

女人怀里的小男孩也冲着魏若笑,稚气地喊着:“好东家。”


        

声音软软糯糯的,有些红扑扑的小脸也说不出来的可爱。


        

这样的笑容很是感染人,不仅魏若,朱宗誉见之也不由地目光柔和。


        

不仅如此,朱宗誉还发现小男孩和这对夫妻看到脸上缠着绷带的自己的时候并未露出任何惊恐的表情。


        

他知道这大概是因为他跟在了许公子的身旁,出于对许公子的信任,他们也天然地相信他这个装扮吓人的陌生人也是不是坏人。


        

魏若走到了小男孩的跟前,塞给他一块红薯干。


        

小男孩拿着红薯干,没舍得自己吃,先往自己母亲的嘴里塞。


        

母亲又重新将红薯干塞回到了小男孩在嘴边,笑着说娘不吃。


        

而后小男孩才小口小口地啃了起来。


        

魏若笑笑,又塞了两块红薯干在男孩母亲的手里,然后转身继续走。


        

朱宗誉看到魏若的笑,感觉他的笑比小男孩的笑更加温暖。


        

朱宗誉缓步跟上:“前几日我就听余管事说你保护了他们,让他们得以在这个特别寒冷的冬天活下来,今日亲眼所见果真如此。”


        

“我没那么伟大,我是雇佣他们,他们是要替我干活的,他们要是偷懒我是会毫不留情地赶他们走的,我们是各取所需,不是我在做善事。”魏若回答。


        

“但是你比一般人更有能力,也更愿意帮助有困难的人。如果只有想法没有能力,在我看来就是庸人自扰;如果有能力但没有这份心,那便是如范老板那般的人,而许公子是二者皆有之。”朱宗誉评价魏若。


        

“朱公子把我想得太好了,我只是爱财,只是想着怎么利益最大化,我和范老板是一类人。”魏若说。


        

“许公子如果只是爱财,就不会救我了。”朱宗誉很笃定自己的判断。


        

“也许我是在赌,赌你是个富家公子,赌救你能获得不错的收益。而事实证明我赌对了。”魏若回答。


        

“许公子为何要故意抹黑自己?你并非只图财的人。”朱宗誉笃定道。


        

“随你怎么想。”


        

随便这个男人怎么看她,反正等他伤好,他们之间就没有关系了。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空气中飘过来一阵阵的并不怎么好闻的味道。


        

“他们在做什么?”朱宗誉询问道。


        

“在给土壤施肥,现在这个时间大部分的农事都停了,不过可以做些改良土壤的事情,等到来年春天播种的时候就有机会丰收了。”魏若解释道。


        

“什么肥?”


        

“农家肥,还有一些瓜果蔬菜秸秆草木腐烂后的混合物。”魏若解释道,知道朱宗誉是因为这味道不好闻,于是补充道,“对他们而言这些发出恶臭的东西却是生命的希望,从腐烂到新生。”


        

“从腐烂到新生……”朱宗誉若有所思道。


        

魏若笑笑,继续领着朱宗誉走了一会儿。


        

因为考虑到朱宗誉的身体状况,魏若并未走太久,两刻钟后就带他回到了居住的小屋。


        

而后余管事端来了今日的药。


        

闻着药的苦味,朱宗誉看向魏若:“许公子,可还有刚才给那个小男孩的东西。”


        

“你是说红薯干?”


        

“对,那个应该很甜,我想喝完药后尝一尝。”


        

“可以。”


        

魏若大方地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块红薯干,放在了朱宗誉的药碗旁边。


        

朱宗誉然后端起药碗,小口小口地喝了下去。


        

倒不是他怕苦喝得慢,是他脸上有伤,没法有大幅度的动作。


        

等把药喝完,他便将红薯干放到嘴边,咬了一小口。


        

“果然很香甜。”朱宗誉的表情看起来很满意。


        

魏若看他这个样子,就干脆多给了他两块。


        

朱宗誉则掏出一两碎银子放在桌上:“既然许公子是图财的,也不好让许公子违背了自己做事的宗旨。”


        

魏若当然不客气地将银子收了下来。


        

有钱不赚王八蛋!


        

###


        

过了腊月二十,就彻底停了课,王采薇先生要提前启程回她的老家过年。


        

徐同知家也是一样的情况,学堂休学了,各家小姐也得了空,停下来帮着家里筹备过年的事情。


        

十二三岁的姑娘都要开始跟着家中主母学习管理中馈的事情,过年这一关要学的东西尤其多。


        

但魏若没打算跟着云氏学这些,更何况这几日正是卤味铺子忙碌的时候,因为好多人家筹备年货,准备年夜饭,都会提前购买一些卤味备着。


        

魏若又在原来的基础上推出了卤鸭货:卤鸭脖、卤鸭翅、卤鸭腿。


        

现在卤鸭货的销量比原先的卤猪肉销量还要好,一天就要卖掉二三十只鸭子。为此,每日早晨去菜市场上买鸭子不够稳定。


        

为了找到合适的鸭子供应渠道,魏若这几日跑遍了整个府城附近的农村,一番接触洽谈过后暂时定下几个地方作为鸭子的供应户。



千金有福》是作者:耳丰虫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