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且以深情共此生 > 第1290章 秦储礼想赌一把!
夜间

且以深情共此生

        

这话属实有点暧昧了。


        

可秦储礼生生顶着那双人畜无害,青春懵懂的大眼睛看着你,叫你偏生信了他是单纯懵懂。


        

道行属实有点深。


        

那几个女生也反应不太过来的走人了。


        

次数多了之后,周恩幼感觉秦储礼有点太放心自己了。


        

有外人在的时候,他特别注意,一到就剩下自己,那衣服的领口也不注意了,打了篮球回来,衣摆能直接掀起来露出那整齐的腹肌来,不注意的时候,她喝过的水也能往嘴里送。


        

周恩幼惊呆了之后。


        

他在轻描淡写的一句:“抱歉,喝错了,我去给你买一瓶新的。”


        

然后他站起身,在走出教室前仰头喝光了瓶子里的水,悠闲的走出去。


        

周恩幼周末要比赛,秦储礼最近借住自己的房子,早上周恩幼起来的时候,早饭已经做好了。


        

一个洁白的盘子里放了一个火腿肠两鸡蛋。


        

周恩幼一下子就笑了,秦储礼在厨房,“我很会做三明治,我做点,咱们路上吃。”


        

周恩幼咬着煎蛋,“咱们?”


        

秦储礼说:“我陪你去。”


        

周恩幼倒是无所谓,不过觉得没必要,“就考个试,睡一晚就回来了。”


        

周恩幼吃着煎蛋,嘴里鼓囊囊的像个小仓鼠,秦储礼看着她笑,心里满当当的。


        

回国这段时间,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他的小姑娘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他怎么都看不够,去哪他都不放心。


        

他有的时候会想,要是可以把一个人变小就好了,那他就天天把周恩幼踹在兜里,什么时候都不跟她分开。


        

可她有太优秀,他不能自私的掩盖她的光芒。


        

每天就这些无解的问题,就让秦储礼头疼不已。


        

“陪你去,路上远,我能照顾照顾你。”


        

这是周恩幼最近经常听见的一句话。


        

她发现秦储礼这人有一种类似于“水滴石穿”的渗透感,最初你还觉得跟他不熟,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当他说照顾你的时候,你已经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他很会从细节去渗透你的日常里,然后一点点的把自己的位置从无足轻重,到无可替代。


        

这种人,不愧是在吃人的商业界里混出来的。


        

不过这些,周恩幼都一无所知,她只单纯的觉得也好,否则这小绵羊放在家里,回头出去被人欺负了,她还不知道找谁算账的好。


        

比赛的地点在隔壁市的县城里,地方不大,所有参赛者过去,老师们早把当地的酒店全部都定完了。


        

周恩幼因为学校是有帮忙提前预定住宿的,所以过来之前没关注这个,以至于当跟秦储礼走了一条街,只有一个破烂不堪,招牌在风中摇曳的民宿时,她整个人都很凌乱。


        

“没事,”秦储礼说:“我能安排自己,你赶紧回酒店吧。”


        

周恩幼不死心,去楼上民宿瞧了一眼,整个人都要被里面的味道熏吐了。


        

里面走廊走过的人染着吃红黄绿的头发,非常非主流。


        

“就一个晚上,我没那么娇气的,实在不行,我去附近的网吧对付一晚。”秦储礼说。


        

周恩幼沉默好久,然后才问了句:“要不,你跟我一个房间?”


        

秦储礼连顿都没顿,“好、”


        

以至于周恩幼想说再想想办法都没机会。


        

周恩幼看着秦储礼那人畜无害的脸,想着,这家伙是一点不知道人间险恶是么?


        

男女一个宿舍,他一点不怕?


        

周恩幼叹气,跟秦储礼吃了饭后往酒店方向走。


        

快走到门口,秦储礼说自己要打个电话,让她先上去。


        

周恩幼没问,直接上楼了。


        

秘书从角落里出来的时候,秦储礼不悦的皱了一下眉毛,特别是看见秘书递过来的那一小袋东西,秦储礼彻底冷了脸。


        

“少爷,有备无患。”


        

见秦储礼没接,秘书点点头,“不用也行,少爷你努把力,一次性让恩幼小姐怀上,这样的话,老爷也不用一直逼你了。”


        

“老爷子只给您一年的时间,如果一年之后你没有追上恩幼小姐,就以去北美三年创收破十几亿的条件才能再回来,真的太狠了。”


        

秦储礼没说话,他抽过秘书手里的东西,直接往酒店方向走。


        

等走到垃圾桶旁的时候,把那一小袋东西干脆利落的丢了进去。


        

秦储礼没立即去楼上。


        

小姑娘摆弄的东西应该很多,要洗澡,要换衣服,要擦拭头发,或许还要护肤,他上去了,她未免拘谨。


        

手边没电脑,秦储礼就看手机。


        

他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眸光低冷的下垂,在没有周恩幼的地方,秦总永远是让人不好靠近的存在。


        

秦储礼的看着手机,脑子里却有了一个想法。


        

这个想法由来已久,之前却从未实施,无论如何,秦老爷子老谋深算,他不想做的太多,惹他反击。


        

可如今。


        

最近这段时间,这个想法越发的强烈。


        

他想——


        

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他要彻底的脱离秦家的掌控。


        

他压根不在意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他完全不在意秦家到底有多少钱!


        

每一次秦父跟秦梦在合谋财产的时候,他都冷淡的坐在一边看着,别人以为他装淡定,可他是真的不在意。


        

唯一让他留在秦家的理由是——


        

周恩幼家境太好了,她的一切都太优渥,他怕没等到自己功成名就,她就要嫁人,彼时,他若财力不够富足,怕周家瞧不上他。


        

这些年,为了这个,他一直当个听话的傀儡。


        

可现在见到周恩幼了,他感受着她的善良,她的天真浪漫,她的路见不平,他忽然就更舍不得了。


        

上一次老爷子提及周家势力,方方面面的去分析周家好处,他厌恶至极。


        

他不愿意周家任何一点沾染上泥污,他希望秦家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筹谋,离周恩幼越远越好。


        

能够实现这一点的前提是——


        

他要从秦家独立出来。


        

他日后新公司的每一份钱,都得是自己亲手赚的。


        

他未来要有底气对着秦老爷子说:我现在所有的身家,是我赤手空拳拼出来的,谁也不能因为我是继承人,为难半分我爱的人。


        

这些年,他说努力的,给获得的,他要全部丢弃。


        

这个冬夜里。


        

秦储礼想赌一把大的!


        

当晚,秦储礼给相熟的朋友发了一条信息,【借我一笔创业基金。】



且以深情共此生》是作者:康代表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