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找个没过时的和你聊!
夜间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

        

张家父子刚出后院,商中堂父女就迎了上来:“张哥,怎么样了?”


        

大智哥眉头一皱,冷冷道:“问都是侮辱我!”


        

商中堂却无动于衷,只是死死盯着他心中唯一的张哥。


        

上线是上线,张哥是张哥,两码事。


        

“有什么想法,跟张哥谈。”张哥努嘴,瞥了大智哥一眼。


        

“张哥!”


        

商中堂走上前,狠狠握住了大智哥双手:“我的事,成了吗?”


        

大智哥皱眉道:“你看,又急?”


        

迎风点了根烟,大智哥淡淡道:“你打报告,我批条子,北莽院,随时欢迎家人们回家。”


        

北莽院?


        

商中堂瞬间心火烧,颤声问道:“咱们北莽院,算几院?”


        

“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大智哥吐出口浓烟,眼神锋利道。“吾儿有大帝之姿,开个宗立个派何足挂齿?”


        

商中堂虎躯一震,潸然泪下:“在墙里孤苦伶仃飘了这么多年,终于有家了…”


        

“行了,苦尽甘来了。”大智哥淡淡挥手,一副睥睨天下,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回去收拾下,准备搬家。”


        

“是!张哥!”商中堂跺脚敬礼。


        

目送张家父子离开,商中堂突然瞥了闺女一眼:“稷儿,我刚才注意到,张将军好像偷偷看了你一眼。”


        

“才发现?”商红稷捋了捋额前的青丝,红唇微张道。“只能说,爱在心中口难开吧。”


        

“唉…”商中堂重重叹了口气。“搁古代就好了,爸也能过过国丈的瘾…”


        

“爸,把我搞进北莽院。”商红稷开始画大饼。“以后让你当小国丈。”


        

“那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家闺秀的老妈…”商中堂表情挣扎道。“稷儿,你有把握吗?”


        

商红稷当场立下军令状:“不成功,就进猪笼!”


        

车里。


        

大智哥目睹着墙里的一景一物。


        

眼中写满晦涩。


        

他走了一辈子,从孤儿院走进北莽,又从北莽走进监狱。


        

稀里糊涂十年又浑浑噩噩二十年,从外面走进墙里, 他比赵长英和商中堂摔的跤更多。


        

“早点认识你就好了。”大智哥点上一支烟,眼神唏嘘。“哪里还用走那么多冤枉路?”


        

张若愚接过大智哥递来的华子,平静说道:“早也早不了几年,我头几年也差点意思。”


        

“谦虚。”大智哥瞪了张哥一眼。“我还不了解你?”


        

张哥咧嘴一笑,默默点上香烟。


        

专车刚掉头朝大门驶去。


        

突然被一辆黑色轿车拦住。


        

大智哥眉头一皱,冷笑道:“找死?敢拦北莽院的车?”


        

说罢推门下车。


        

张哥却坐在车里,安静抽烟。


        

目光落在那道从黑色轿车上走下的身影。


        

跟大智哥年龄相仿,但一身阴鸷,一点也不像大智哥那样充满阳光大男孩的活泼气质。


        

大智哥刚走近,眼神猛然一沉。


        

他认出车里走下来的男人,漆黑的眸子里,闪烁寒光。


        

“好久不见,将军。”男人朝大智哥浅浅鞠躬。“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


        

“我可是惦记你半辈子了。”大智哥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后牙槽都快咬碎。


        

“劳将军费心了。”男人颔首道。“我过的很好,比当年追随您的时候,级别高了,权力大了,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在那帮老朋友面前显威风了。”


        

大智哥气血翻滚,浑身寒意逼人。


        

二十年了。


        

当年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把三大院亲自下达的军令传递给他。


        

也就是那一役,打崩了大智哥道心,令他无法面对过去,沉沦在血海深仇之中,无法自拔。


        

“当年是谁,给你下达的军令?”大智哥看似很随意地问道。


        

“重要吗?”何晋仇反问道。


        

“我得知道是谁,害死我的弟兄们。”大智哥沉声说道。


        

“没有意义。”何晋仇平淡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淡然之色。“你的级别,远远不够。”


        

没等大智哥开口,何晋仇轻描淡写道:“将军在监狱里待了二十年,还没看清局势?他们当年能把你捧起来,就能把你赶下去。”


        

“你要做的,是奉献,而不是索取。”


        

“那些年,你不是一直都在这么做吗?”


        

大智哥闻言,深吸一口气。


        

沉默片刻后,反问道:“你今天来见我,就是要跟我说这些?”


        

“我是想跟将军说。”何晋仇一字一顿道。“别浪费力气了。”


        

“你就算把那些埋葬在外域战场的骨灰全挖回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那套,过时了。”


        

大智哥闻言,目光一沉,淡淡道:“那我找个没过时的和你聊聊。”


        

说罢,回头摆了摆手。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是作者:肥茄子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