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痕之门 > 第五十四章 有奖灵感征集
夜间

星痕之门

        

第54章


        

次日,早上九点半。


        

距离任也再次进入星门,已经不足十二个小时了。


        

“起床了,跟我买菜去。”


        

老爹破锣一样的喊声,在客厅响彻,任也睁开酸疼的眼睛,习惯性地迎着窗外刺眼的阳光看了一眼。


        

暖风吹拂,阳光明媚,又是一日好时光。


        

在床上抻了个懒腰,任也打着哈欠下了床,准备去卫生间洗漱。


        

“刷!”


        

任庆宁宛若幽灵一样从隔壁房间走出来,穿着非常卡通的睡衣,赤着脚,一头秀发拱得跟鸡窝一样:“我先用,你排队。”


        

“记得冲水。”任也肩膀靠着门框,半睡半醒地提醒了一句。


        

“我就不冲,臭死你。”任庆宁习惯性的与他斗嘴,揉着眼睛走进了卫生间。


        

厨房内,老爹端着一碗甲鱼汤走了过来,话语简洁地冲任也命令道:“干了。”


        

“……我跟老黄他们说了,今天来家里吃饭。”任也伸手接过,一口气便喝光了甲鱼汤。


        

汤汁流过喉咙,滋润着食道,只一瞬间,任也就有一种浑身舒泰之感。


        

“收拾一下,我们一块去买菜。”老爹充满油渍的大手,接过汤碗,依旧惜字如金,依旧表情木讷。


        

这一整个早晨,时间又仿佛回到了几年前,回到了小的时候。


        

妹妹在争着用洗手间,老爹叮叮当当的在厨房做着早餐,而任也站在客厅排队,睡意朦胧。


        

这种熟悉的感觉真好。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兄妹俩人洗漱完毕,跟着老爹一块下了楼,去了旁边的小市场买菜。


        

昊华农贸市场,一如任也记忆中的模样,地上到处都是脏水,空气中泛着咸咸的海鲜气味儿,周遭墙壁老旧,天棚是敞开的,能直接看见阳光。


        

多少年过去了,这里还是一样,一点都没变。


        

任庆宁穿着一条热裤,露着两条大长腿,纤细的胳膊上挂着一个小菜篮,正在跟大爷大妈砍价。


        

不远处,老爹买了一点排骨后,与任也并肩而行。


        

“哦,对了,我都忘记问你了。”任也突然想起了什么,顺口问道:“你和编辑搞的那个古风小说,后面改的怎么样了?跟我讲讲。”


        

任大国怔了一下,轻声回道:“后面的剧情大改了……我加重了情感输出,改成了一个讲述父爱的故事。老徐和我聊了,我俩认为这个剧情一定能爆。”


        

任也眨了眨眼睛:“后面的剧情走向、设定,都改了?”


        

“嗯啊。”老爹扶着眼镜点头:“都改了,推翻重写。”


        

“哦。”任也笑着回道:“那就祝你,早日成神,不再扑街!”


        

老爹傲然回道:“成神是一定的,你爹有这个实力,无非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也许是六十岁,也许是八十岁。”


        

“呵,我信。”


        

话音落,父子二人追着任庆宁走去。


        

其实,老爹被那个说谎者测试了之后,任也就不再怀疑他跟“玩家”这俩字有关系了,毕竟人家守岁人是专业的。他之所以问老爹后面的剧情走向,纯粹是出于一种很好奇的心态。


        

原先这俩故事的脉络太像了,而他马上又要进星门了,所以想问问老爹后改的剧情,看双方的“灵感”会不会继续撞车。


        

但没想到,老爹和徐编辑已经将故事大改了。


        

这才对嘛,偶然的灵感撞车是正常的,但一直撞,那就属于灵异事件了。


        

……


        

时近中午,一家三口买完菜返回。


        

老爹去了厨房忙活了起来,而任也则是跟着妹妹一块进了房间打游戏。


        

这也是家里的保留节目,每次逢年过节,家人团聚,都是老爹张罗一桌好菜,兄妹两个人躲在屋里,一边玩,一边等着。


        

不算大的显示器,连着PS5,二人正在玩着一款合作类的单机游戏,身边放着不少零食,还有肥宅快乐水。


        

任庆宁俏脸迎着阳光,表情凝滞,娇躯随着游戏手柄的操作,轻微的左右晃动,好像整个身体都在跟着使劲一样:“喂,喂……你先不要莽啊,等一下嘛……!”


        

“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一块弄它就完了呗。”任也打得额头冒汗,不停地催促道:“你一会大跳,我控住BOSS,你就开大。”


        

“我开个屁哦!”任庆宁不满地嘟囔道:“打游戏,你要动脑子啊!规则,规则你搞清楚了嘛?!”


        

“快,快……给我加血啊。”任也急了。


        

“加个屁啊,我没蓝了。你真是个蠢货呀!完了,完了……!”


        

“刷!”


        

二人呼喊间,显示器黑屏了,俩人全挂了。


        

“嘭!”


        

任庆宁脾气暴躁,气得抬起大长腿,一脚丫踢在了任也脸上:“你怎么不动脑子呀?蠢得流口水……这是机制类游戏,好不啦?你要熟读规则,没搞清楚规则之前,莽是没有用的啊。BOSS属性碾压,懂不?”


        

“咕咚!”


        

任也仰面躺在地上,扔掉手柄,开始摆烂:“它有些规则是不清晰的,读个毛。”


        

“笨!”


        

任庆宁拿起肥宅快乐水喝了一口,她虽然学习成绩不咋地,但却好为人师:“人家游戏公司,研发一款游戏,可能要花五六年的时间,怎么可能不清晰?!是你自己马虎,没有在细节中找到规则设定……任何一款游戏想要玩得好,都不在操作,而在揣摩设计者的思路,懂伐?”


        

“揣摩设计者的思路?”


        

任也被她这么一说,忽然想起了星门。这个超现实的“大型神异游戏”,肯定也存在设计者吧...:“你说的有点道理,但不多。”


        

“切~看姐姐一个人通关。”任庆宁哼了一声,继续全神贯注地玩了起来。


        

“踏踏!”


        

脚步声响,老爹从外面走了进来:“鱼蒸上了,我有点事,要麻烦你们两个。”


        

“什么?”任也回头。


        

“刷,刷!”


        

老爹拿了两页稿纸,分别递给了兄妹二人,笑着说道:“我不是把那个古风题材的小说改了嘛,变成一个讲述父爱的故事。这么多年了,我含辛茹苦的把你们养大……我很想听听自己在你们心里是什么形象,你们对父亲有着怎样的感觉。先说好哈,可以提意见,也可以批评……但我也可以打人。”


        

“不写。”任庆宁撇着小嘴:“这些想法是能写在纸上的嘛?写出来的想法,能是真正的心里想法嘛?”


        

“有奖征集灵感,一千字五百。”老爹开价。


        

“嗖!”


        

任庆宁二话没说,直接将稿纸拿过来放在了白嫩的腿上:“这活我接了。”


        

“我有空写。”任也懒洋洋地回了一句。


        

老爹的这种操作不算是罕见,以前他也经常征求兄妹二人的写作意见,所以他回答得很敷衍。


        

“一周哈,一周内给我。”老爹擦了擦油滋滋的手掌:“行,你们玩吧。任也,给你同事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多久到。”


        

“好。”


        

任也每次回答得都很敷衍,但每次都会按照老爹说的做。


        

写作是一个非常孤独的工作,尤其在没有什么读者的时候,会很迫切地需要其他人的认可。任也收了稿纸,折叠好放在兜里,起身准备去给老黄等人打个电话。


        

“叮咚!”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好像来了。”任也猛然起身,跑到客厅,打开了房门。


        

“来得匆忙,没有带什么东西,一点小意思。”老黄提着一些礼品,龇牙递给了任也。


        

“我很穷,不要介意哦。”顾念递过来一个肩颈按摩仪,这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品,但也能看出来她很用心,知道自己老爹长时间伏案,肩颈不好。


        

任也看着大长腿,心说,这个女人对自己不错,是可以“深交”的。


        

“我带了两副药,保证叔叔吃了之后……。”许鹏提着两副不知道用什么做的中药,憨批兮兮地说道:“吃得好,这两幅不要钱,但后面……。”


        

人家送礼都挑吉利的买,许鹏送礼整中药,这都什么几把人才啊。


        

“呵,改天我买点速效救心丸,给叔叔和阿姨送去。”任也回答得也很礼貌,招呼着众人:“来吧,进来吧。”


        

“嗨,你们好。”


        

任庆宁从屋内跑出来,冲着大家打了个招呼。


        

“好好。”


        

三人迈步进屋,与老爹和妹妹聊了起来。


        

……


        

沪市,多多的宠物乐园。


        

闫多多坐在藤椅上,轻轻放下电话,表情平淡地嘀咕了一句:“真没有眼力价,吃饭竟然不请我?!”


        

说完,他将目光投向沙发上坐着的唐风。这货是刚刚赶到沪市的,穿着一套非常奢侈的定制西装,腕子上还戴了一块至少价值十几万的表。


        

逼范外露,需要打压一下。


        

二人稍稍对视,唐风眼里充斥着许多不服和桀骜。


        

闫多多缓缓收回目光,也没再多说,只把桌上的资料扔了过去:“你看一下。”


        

“哦。”


        

唐风点头,学着闫多多的模样翘起二郎腿,低头开始扫视清凉府的资料。


        

大约五分钟后,唐风惊诧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问道:“要给我的身份牌是歌姬,一个女的?你们让我扮演一个女人?!”


        

闫多多貌似淡定地看向他,但心里还是担心对方有抵触情绪:“你有意见嘛?”


        

“我没有意见,我只是很兴奋!”唐风双眼明亮:“太刺激啦!!!”



星痕之门》是作者:伪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